当前位置:维纳斯鲜花店、重庆鲜花店;各种鲜花速递、花卉礼品网教育中国古代性教育 图片
中国古代性教育 图片
2023-01-01

中国的古人讲不出多少大的性学道理,只能用一些东西来对后代进行启发、诱导,这也可称之为“形象化教具”吧!例如在中国古代性文化博物馆中,保存着一些东西叫做“压箱底”,它的外形多种多样,如呈水果状、船状,甚至干脆只是一个小盒子。这个东西分两半,如把盖子掀开,里面是一对瓷塑的男女交合形象。当女儿快出嫁时,母亲就从箱底拿出这东西来,掀开盖子,让女儿看,告诉她结婚了该怎么做。还有一种东西叫“嫁妆画”,实际上是一卷春宫图,画面是不同的性交体位。在女儿出嫁前,父母就买一卷这种画,放在嫁妆中,带到夫家去,新婚之夜将它铺在床上,夫妻两人照此行事。汉代的张衡写过一首描写新婚生活的长诗《同声歌》,其中有几句就是:“衣解金粉御,列图陈枕帐,素女为我师,天老教轩皇。”这表明至少在汉代,在两千年前,就有“嫁妆画”这样的东西了。 中国古代性文化博物馆中还展出了一种发簪,这也是一种性教育工具。女儿出嫁前,母亲将这个发簪给女儿,它的一头很尖,母亲教女儿,如果在过性生活时,男方过于兴奋,可能虚脱(古人叫“脱阳”),那么女方可以从头上拔下这发簪,刺男方的“会阴”穴以急救。 古代的性教育多为母授女,女为母后再授女,代代相传。所以,古时对于性知识,往往女方比男方懂得多;在古代又流行妻子的年龄要比丈夫大几岁,所以在夫妻性生活方面往往出现女教男的情况。 当然,古人的性教育不只是暗示,有时也有明言,但这多不是出自父母,而是出自新婚时的伴娘或小姐妹,有时出自一种教诲,有时则采取唱山歌的方式影响新娘。性学古籍也起到性教育的作用,但不是很普及,因为古代的民众识字不多。春宫画有时也起性教育工具的作用。例如古代性小说《肉蒲团》中,未央生就买了春宫画来引导妻子玉香,改变她的性冷淡;《痴婆子传》则描写女子偷看春宫画而动情。另外,明、清两代的皇宫中供奉欢喜像,有时就叫皇子皇孙们前往观看,进行性教育。正如《通俗篇》所记:“欲以教太子,虑其长于深宫,不知人事也。”

核心提示:《白虎通》还有一节专门讨论“辟雍”。“辟雍”是古代的一种学宫,男性贵族子弟在里面学习作为一个贵族所需要的各种技艺、如礼仪、音乐、舞蹈、诵诗、写作、射箭、骑马、驾车等,在课程中居然还有性教育。 本文摘自《浮世与春梦》,作者:刘达临,出版社: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在中国历史上,对性教育有正式记载的始于汉代。 东汉建初四年(公元79年),朝廷组织了一次全国性的经学讨论会,由皇帝亲自主持,这个会议的记录以后由班固整理编辑成《白虎通德论》,简称《白虎通》,这是当时官方对经学的标准答案,对后世影响很大。可是,就是这么一部官方的极为“正统”的书,却对性问题予以很大重视,甚至讨论了应该和未满50岁的妾性交几次这样的细节。《白虎通》还有一节专门讨论“辟雍”。“辟雍”是古代的一种学宫,男性贵族子弟在里面学习作为一个贵族所需要的各种技艺、如礼仪、音乐、舞蹈、诵诗、写作、射箭、骑马、驾车等,在课程中居然还有性教育。贵族子弟从10岁开始就要寄宿于城内的“小学”,至15岁时进入郊外的“辟雍”,换言之,他们从10岁“出就外傅”至20岁行冠礼表示成年,中间要有10年离家在外过集体生活。 父所以不自教子何?为渫渎也。又授之道当极说明阴阳夫妻变化之事,不可父子相教也。 以上这段话里所说的“授之道当极说明阴阳夫妻变化之事”,这就是性教育,在东汉就把这个内容作为贵族子弟学校的必修课了,可见那时人们的性观念(包括统治阶级的观念)还是相当开明,对研究性问题相当重视。当然,从今天的观点看来,性教育不能父子相授,则未必。